仍未信热茶易冷淡

我懂得,所以歆羡。

2015.01.18

琵琶老师亲手做的点心。

在离开西安的前一天下午学了这学期最后一次琵琶

老师上课时给我带了一些。晚上一个人在宿舍收拾行李到深夜

于是我的午夜茶点就有了着落。


有嚼劲又不是很硬的羊角面包

酥脆香甜的芝麻核桃酥

松软细腻的枣糕


心太苦了。吃点甜的缓一缓吧。

一个偏僻的家。好在有落地窗。

我的承诺我会坚守,你的承诺我都忘了。

当时的愿望是什么呢我都不记得了。无愧是究极收集癖,今天在柜子深处抽屉深处盒子深处的小瓶子里找到了小学时候叠的星星,丑丑的~还有剩没叠完的星星纸。那时我们都深信不疑,以为对着折好的999颗星星许愿就能实现。

后来莫非是知道被骗了所以中途放弃了叠星星这么美好的行为?于是我决定把星星和纸都送给小表妹,也当一回骗小孩的大人。

张悦然曾写:当天彻底黑透后每个罪恶的人身上沾染的尘垢就会纷纷落下来,凝结淤积成黑色的痂,那是人的影子。

如此来看,我未知的罪恶也是如我影一般纤细又规矩的吧。

晚安。

光影人生: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布拉格之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一本如浩瀚海洋般让人思考生命的书,一部色调哀婉清冷的电影,

婉婉道来,画面如湿润的秋雨,潮湿着每一片即将枯黄的叶片,

还有那一层层膏状的渐渐灰白的天空。

对于这样一本迷人的书和由他而生的电影作品,我只想借用原著的话,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

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

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

我们常常...

蝶吻颈边,乌发沉香。

© 仍未信热茶易冷淡 | Powered by LOFTER